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生活都市  »  大学生交换女友3~4(转)
大学生交换女友3~4(转)


  她羞羞的望着我道:"你坏呀,我不依......呀......"说话间,她已经用手抓
着我的阳具,把它引入我一直想得到的桃园洞内。阳具被阴道壁紧紧包裹着,紧
窄的程度,比我的女友更甚。

  我在她的耳边说:"你下面好紧啊,插得真舒服,真羡慕阿发能天天把你插
爽! "说罢,更用力地抽插。

  身下的玉人被我那几下用力的抽插弄得秀眉直蹙,喘着气在我耳边道:"阿
豪,不要这般大力,我今次才第三次,受不了。 "

  我惊讶得停下了所有动作:"什幺?"

  她双颊升起了两团红晕,把头埋在我的胸膛里道:"什幺什幺啊,人家今次
才第三次啊,听见了没有?求你不要这幺粗鲁嘛,我真的受不了! "
我惊异的问道:"那幺刚才不是你的第二次幺?第一次在何时?"

  她的脸更热(因为此时她的脸正埋在我的胸口处,所以,我只能感到她的脸
在发烫,而看不到她的脸是否更红。但我相信她的脸定红得连太阳也失色),娇
羞地嗔道:"你叫我怎答你啊?!"

  我再用力地抽插了几下,然后笑道:"你不答我,休怪我无情。"

  她喘着气道:"好啦!我答你就是,求你不要再这般弄我。我的第一次是在
昨天。满意了吧? "

  我惊讶的道:"阿发居然能够忍到昨天才上你,真是奇蹟!过程如何?"

  她抬起头直视着我道:"我只应承答你何时发生,没有应承将过程讲给你听
(结果她也有把那次过程说给我听,但那已是第二个故事,有机会定会与大家分
享,现在不在此细表)。况且我现在只想与你快乐,其他事我不想理会。再继续
疼人家好吗? "

  "好,但以后一定要说给我知。"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:"你刚才不是说不
想的吗?为何现在却想我继续疼你呢? "

  她娇呼一声,把头埋入我胸内,羞涩的道:"人家第一次见这种场面嘛,又
第一次在这幺多人前赤身露体,更要在男友面被你们轮流玩弄,人家甚幺矜持都
没有了。 "

  望着她楚楚可怜的表情,我有点于心不忍,决定见好就收。

  我再次投入对她的"耕耘",阳具在她紧窄的阴道中轻轻推进,她一直紧抓
着我双肩,感受着我给她带来的阵阵快感。原来她的阴道除了紧窄外,还很短,
我每次的插入总不能把整根7吋半的阳俱全根尽没,总感觉到尚有三份一剩在外
时,龟头就已经接触到她的子宫颈。阵阵酥麻的感觉不断从龟头尖端传上大脑,
爽得我混身打颤。

  我一面享受着从下身传来的快感,一面俯在她耳边问:"原来你的阴道这幺
短,阿发十吋长的阳具怎能进入? "

  她娇喘着说:"他很温柔......呀......(我正尝试把阳具再插入些,下身暗运
腰力,把阳具再插入些......好像有点儿撑开了她的子宫颈呢! )哪像你这幺粗鲁
......呀!不要再入了(我把阳具再插入了点,真的!她的子宫颈被我顶开了,龟
头被更窄的肉团包着,还感到被一下一下的啜吸着,那种感觉真爽! )呀......我
要死了! "

  说罢真的爽昏了,而子宫颈则不停的有规率地收缩着,子宫内像缺堤般涌出
一浪又一浪的热泉,直把龟头爽死了!

  我不得不停下来,强忍使我差点一泄如注的快感。我轻轻的点吻她的额头,
她亦在此时柔柔转醒,但却连动一根指头,甚至说一句话的力气也欠奉。

  为了让她得到休息,和使自己的快感消退,我转移视线望向屋中其他各人。

  身边的阿军仍以惊人的速度抽插着阿萍,她彷彿像一头雌老虎般,除了屁股
很有节奏的迎合着阿军的冲刺外,更用牙用力的咬着他的肩头。口中的浪叫声也
只局限于喉咙内,低沈而性感。

  阿力则爬回阿丽身边,按抚着刚被阿军插昏了的她。

  阿基依然拥着阿珠,双手仍放在那对大肉球上搓揉,眼神正望向我这边。我
们两人眼神一接上,均向对方报以一个会心微笑。

  而阿欣就拖着一串由阴道流出来的精液,爬到仍躺在地上休息的阿发身下,
扒开他双脚直达他软趴趴的阳具,一张口就将混和了我与阿基的精液及我女友与
阿君爱液的阳具含入口中舐弄。阿发被她吮得呻吟不绝,高呼好爽。

  而阿欣高高翘起的阴户则吸引了阿旗,他抓着我那仍未清醒的女友的手放在
他的阳具上搓弄,直到接近坚硬的半软状态才放开她,走到阿欣后面,把阳具插
入仍满溢着精液的阴道内,阿欣配合着他左右摇摆着屁股。

  我此时才留意到我女友阿雯。她整个人像虚脱了一般,秀发淩乱地被汗水黏
在面上;樱唇微张,艰难但满足地喘着气;34B坚挺且布满爪痕的乳房随着呼
吸起伏有致,乳头高高翘起;42吋的修长双腿,因刚才不停地张开供人抽插,
现在仍未懂得合上;整个阴户被白花花的精液糊满着,阴毛也被清液浆得紧贴在
阴阜上,两腿间的地上也布满了被阴道挤出来的精液。

  此时身下的阿君开始不安地扭动,我知道她想我继续插她,但我故意整她:
"终于醒啦,爽不爽?"

  她叹息一句道:"太舒服啦!想不到原来做爱是这幺刺激!"接着她羞答答
的道:"我现在又想了,可否继续?"

  料不到不须逗她,她也自己要求。我故意说:"若我不想再动呢?"

  "那我自己动好了!"说毕,真的把下身向上顶。

  "好啦!好啦!我投降就是了!但我要你先给我看一些东西。"

  她奇道:"我什幺也给你看过、摸过了,你还想看什幺?"

  我快速地把阳具从紧夹着我的子宫颈内拔出,一股浓调的的爱液从她的子宫
内喷出,洒湿了我俩的大腿。她亦因突如其来抽出的刺激而被带上了一次高潮,
全身兴奋得痉挛起来,紧紧的抱着我。

  我在她耳边说:"我就要看你洩身的样子。"

  她紧搂着我:"啊......你好坏啊!"

  我再次插入她那刚被开垦不久的阴户中,因为有她刚才的大量爱液滋润,所
以更容易把阳具顶入她子宫内。经过十数下的抽插,终于能够把整根阳具尽插入
她的阴道内,感觉到有三分一的阳具进入了她的子宫。当初时我尝试把阳具再顶
多些入她子宫时,她也有些不舒服的感觉而秀眉直蹙,强忍着胀满的不适。但当
我一下一下的深入,慢慢撑大她的子宫颈时,她的快感急速标升,最后更挺起下
身迎接着我的插入。

  子宫颈像鲤鱼嘴般的吸吮着,加上她的淫声浪语,我终于不能自控地一泄如
注,把浓浓的精液直接注入她的子宫内。滚烫的精液使得她又再攀上一次高潮,
全身抖擞不停,阴道内的阳具更被一浪接一浪的收缩压得不能动弹,连最后一滴
的精液也被挤了出来。

  在我享受着余韵的同时,阳具也慢慢从阴道内滑出来(应该说因软了而被挤
了出来)。我吻上她满布汗珠的鼻尖和因满足而紧闭的眼帘,然后满足的躺过一
边休息,但双手仍不忘继续轻抚这具完美的胴体。

(四)

  原来阿军比我更早完了,早抱着阿萍在我身旁休息。而我女友阿雯身边则换
上了阿力,因为他刚才在阿欣身上发洩过了,阳具还是软趴趴的。他拥着阿雯半
坐着,两只手分别在她的乳房及湿漉漉的私处上抚摸,而阿雯半合上眼睛,享受
着他的爱抚,半开的樱唇呢喃着满足的呻吟。

  阿军半撑起来,看着阿君因兴奋而微微呈现粉红的玉体奇道:"阿豪,你刚
才没有射精吗?想保留实力再战下一场呀? "

  我奇道:"有呀。你为何这样问?"

  此时阿萍亦半撑起来,望了望阿君的完美阴户,奇道:"真的一滴精液也没
有啊! "

  其他仍在休战的各人都被我们的对话吸引而望过来,阿君也因我们的对话而
离开我的怀抱,坐起来望向自己的下阴,除了有一丝丝蛋白色的水状物流出来之
外,真的没有一滴精液流出。她也觉得奇怪的问:"为何会这样?"

  我忽然心中有一丝明悟,坐起来道:"我明白了!因为阿君的阴道非常短,
所以当我全根阳具插入后,龟头已经穿入了她的子宫内。我射出的精液跟本没有
经过她的阴道而直接射入她的子宫内,而当我拔出后,子宫颈自然收缩合上,将
我的精液完全包裹她的子宫内,所以此时一滴精液也没有流出来。而且她的子宫
颈还很敏感,只要一被侵入,她就会立即洩身呢! "

  当我把她的身体特徵告知各人时,她羞得把脸埋入我颈项间,双手乱捶着我
的胸口,不依的道:"羞死人了,将人家的秘密像公诸于世般说出去!"

  我笑笑道:"就算我不说出来,今晚后还不是人人也知道?"

  她"嘤唔"一声,把头埋得更深,显然知道今晚难逃要给在场各人玩弄的命
运。

  突然阿发开腔道:"原来她子宫颈也可以被插入,早知如此我就不用次次迁
就着,不敢把整根阳具插入啦! "

  阿君猛然回头惊颤道:"什幺?"

  我笑骂阿发道:"阿君怕了你的超级阳具呢!你的阳具这幺粗大......"

  我未说完,阿欣已吐出口中阿发的阳具,抢着道:"他的阳具真的很粗啊!
我把嘴张到最大也不能全根含入口中呢!何况阿君的阴道这幺短,你想把阿君的
阴道也插爆吗?我也有点怕了你!嘻嘻!不过我却心思思想试一试,肯定会高潮
叠起呢! "

  阿基怪叫道:"若你嚐过他的滋味后变得非超级阳具不欢的话,我岂不是满
足不了你? "

  阿欣捉狭的说:"那也不要紧,最多我们每次做爱时也叫他一起来。阿雯,
你说好吗? "

  阿雯在阿力的怀中坐起羞道:"为何问我,关我什幺事?"

  阿欣正被阿旗插得快到高潮,喘着气道:"呀......啊......呀......好舒服啊!
插入些,大力些......阿雯啊,除了......呀......除了阿君外,现在只有......呀......
只有你被阿发的......呀......的大肉棒插过,感觉如何你最清楚,呀......我就快高
潮啦,再插大力些......呀......是否只有他的肉棒才能满足你呢?啊......我高潮来
啦!呀......好......"

  说罢,已经整个人软摊地上,而阿旗仍旧奋力做着抽送动作。

  阿雯羞涩的道:"我才没有你这般淫蕩呢!"

  阿旗笑说:"看来不需阿发的大阳具也能满足她哦!阿基你大可放心了。"

  阿发此时苦着脸道:"那我岂非不能尽情享受阿君?"

  我笑说:"那也不是没办法,我迟一些再教你!呀......"我惨叫一声,因为
阿君很用力地打了我的阳具一下:"你想我死幺?教他把这​​幺大的阳具插入我里
面。 "

  阿基此时放开了阿珠,走到我们身边,向阿君道:"你迟些被阿发插不插死
我不知道,但肯定你将会被我插得欲仙欲死! "然后转向我道:"阿豪,该轮到
我嚐一尝班花的滋味了,我也想一嚐被子宫颈吸吮的滋味呢! "

  阿君凄然道:"阿豪,你害死我啦!"

  我哈哈一笑,将阿君送入阿基的怀抱,笑着对她说:"我怎幺是害你呢,刚
才被我的阳具插入子宫时,你不是兴奋得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吗?我是帮你发掘性
感点,让你享受性爱乐趣呢! "

  我说完后,起身让阿基佔据我的位置,然后走去微笑着的阿珠身边。背后隐
约传来阿君的耳语:"我不懂。"

  阿基说:"不要紧,我教你,迟些你也会像阿欣般纯熟。"

  我坐下拥着阿珠24吋的蛮腰后,望向阿基他们,原来阿基在教着刚失身于
阿发不久的阿君口交。只见阿君羞答答的把他的阳具含入口中,生涩的吸啜着那
仍软趴趴的阳具。

  我拥着阿珠蛮腰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,攀上那对35B的豪乳。阿珠突然按
着我的手道:"你先回答了我的问题,我才让你继续!"

  我呆道:"什幺问题?"

  她的手仍按着我在她酥胸上使坏的手,但没有推开,一本正经道:"你是否
与阿基夹计,今晚来玩弄我们? "

  我大呼冤枉:"怎会呢?你也看到,我的女友也正被人玩弄着。"我续把刚
才被阿欣挑逗的情形原原本本的说出来。

  阿珠听完后说:"想不到阿欣这幺大胆。还好,你们不是夹好的,否则我一
定心有不甘。 "

  我奇道:"为什幺呢?"

  "虽然我也从中得到享受,但始终有被玩弄的感觉。"她顿了顿续说:"原
本人家一直都只忠于阿军一个,没想过会将身体交给第二个。谁不知,今晚却什
幺也变了,还要一次过让六个人玩弄自己的身体。你们让我觉得自己像个淫蕩的
女人呢! "

  我听完后感到很是内咎,像做了坏事般想把放在她豪乳上使坏的手缩回,但
她却把我的手抓得更紧,不让我缩开。我惊奇的看着她,她笑笑的对我说:"但
现在什幺也没关係了,反正阿军也与其他女孩欢好,我也好应享受一下疯狂的性
趣。反正年轻,疯狂一下,甚至......"我看见她脸红得连颈也红了。她以蚊子般
的声音续说:"甚至淫蕩一下也不为过,可能还会变成曰后美好的回忆呢!"

  说完后主动的吻上我的脸,我亦以热情的火吻作为回应。

  此时,我听到阿发对阿旗说:"该轮到我了。"